本帖最后由 篱落 于 2011-1-13 13:33 编辑

2011-01-13 13:27 来自版块 - 〖 蝶友风采 ☆ 展示 〗

入夜后的灯火灿若繁星 关了灯 屋子是如墨一样的黑。 右手边有窗外不知哪儿透进来的光 穿过憧憧树影 在白色墙壁上投下的斑驳,不知道是树在动 还是灯在动 总之这树影摇摇晃晃,唯一缺失的 是只剩枝桠 没有了夏日茂密的叶子 于是影子略显孤单。 我探过身去搜寻窗外那盏招进来的灯... 全文

2011-01-02 04:05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在见证了一次次婚事之后 逐渐开始沉湎于那些旧时的记忆我们在秋色正浓的时候 坐在绒树下 欢畅的吟诵那些并不明了的诗话说如花美眷 说似水流年 却只是懂了前者 在久以后逐渐褪去青涩 背离懵懂方才明了那一声似水流年 竟包含如此多的莫可奈何 如此多的辛酸与怅惘 在朋友的婚礼上 有那么一瞬竟... 全文

2010-11-08 12:00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又一次踟躇在江南的烟雨里 留园之外我撑伞等你来青瓦白墙木窗棂 憧憧竹影之后 雨滴恰如珠玉 沿着箭簇样的竹叶 离落在青石铺就的古巷垂落的还有一地扑面而来的姑苏余韵 不见青丝上草草挽就的发髻 我神游女墙之内 想望那片未曾谋面的林园喜欢江南悠悠宁静的韵味 还有弥散于雨丝里若有若无的惆怅... 全文

2010-10-21 20:32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本帖最后由 篱落 于 2010-10-18 04:12 编辑 之所以取名叫印象我想是因为我现在剩下的只是头脑里那些斑驳的断断续续的桥段可以记述了吧 听到窗外零零碎碎的爆竹声才能回过味来原来是要过年了 掰着指头仔细数数到这个小城已经四年半了 对这个城市熟悉程度远远超过石家庄 所以... 全文

2010-10-18 04:06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遥遥的在车上看到久违的霓虹 海岸低垂的中核大厦 中环故园综合楼的轮廓 燕大挺拔的燕宏桥漠然的目光直到这时才终于回转 才终于懂得思考 去审视这个仿佛阔别多年的地方冷清的站台只有我一个人下车 背着行囊 上面晃动的那只从去年的冬天跟随它的红色布偶列车的汽笛在身后突然响起 一瞬间回想起诸... 全文

2010-10-18 04:04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很难得骑着单车在明媚的午后行走在初春的河北大街 也很难得能坐下来 安静的享受这样有风 却格外温暖的时光 无意识的走进一个临街的避风塘小店 或许只是想怀下旧 装一次 因为突然就特别想念提拉米苏的味道 选择在靠窗的位置坐下可能只是因为这儿有透窗而入的明亮的阳光 而且可以安静地看着窗外... 全文

2010-07-23 16:46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爱上这个小城 是在见到她的那一刹那在低矮的街市中穿行 阳光就那么低低的垂下来 洒落一地温暖偶尔不知从何而来的花香 让原本已是三九寒天的季节恍似春光乍现还有街市两旁听不懂的叫卖声 那些沧桑质朴的黑色面颊 偶尔拂过的风 一切都让人熏熏欲醉这就是丽江么 那个让人期许了太久的地方从玉龙雪... 全文

2010-07-12 11:35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本帖最后由 篱落 于 2010-7-7 10:21 编辑 写下这个题目多久才真的开始敲打文字 只是当时的思想早已模糊不清流火与阳春 短短的一季之隔 就像去年和今年也只有一夜而已是应该流火的季节了 却温凉如阳春草长莺飞如果说想念 是流落在荒烟漫草中的微尘 那么这些荒草已置身水深火... 全文

2010-07-07 10:17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离是人离 是转身后的背道而驰 是流浪在不同的城里 同样的心碎 还有一地的思念不可收拾我们都是天真 在那些年光断了之后 才恸然觉醒 之后又一次跌跌撞撞 不辨东西微笑是坚强着的标签 告诉人们我在行走像背负着十字架的圣徒 沉重但坚定 已是六月 残花该当谢尽 但却柳绵初初沾地 荷塘的涟漪... 全文

2010-06-30 20:26 来自版块 - 〖 博文散记 ☆ 文字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