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39回复:2

[原创]印象秦皇岛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10-18 04:06
本帖最后由 篱落 于 2010-10-18 04:12 编辑

之所以取名叫印象我想是因为我现在剩下的只是头脑里那些斑驳的断断续续的桥段可以记述了吧
听到窗外零零碎碎的爆竹声才能回过味来原来是要过年了
掰着指头仔细数数到这个小城已经四年半了 对这个城市熟悉程度远远超过石家庄
所以才不舍得离开这个小城

初到这儿的时候我还只是个乡下来的毛头小子 看着街道两旁的法国梧桐 参差不齐的屋稍
说实话  并没有多少感触 只是在陌生里带了些许的亲切
不喜欢大城市穿梭在林立的高楼之间那种压抑和紧张的感觉 让人窒息
可是让我爱上这个城市的最重要的原因 却是因为 海
是的 因为 海

2004年9月 满以为秦皇岛的天气已经凉了的我穿着长袖的Tshirt 一路望着车窗外的白杨从京沈下到了秦皇岛
还是第一次感受在高速路上飞驰的那种快感 头脑里只有韩寒的书名——像少年啦飞驰
那个时候秦皇岛的街道仍旧破败 印象里去火车站给送我们的人买票的时候车站只能用俩字形容就是破、小
从那以后就再没去过那个嘈杂破乱而且狭窄的地方
可是过年要回家的时候再去火车站的时候感觉跟印象里没有一点是吻合的
我开始怀疑 人的记忆是不是会出现错乱 以至于我把梦里在某个小县城见到的火车站想成了秦皇岛站
可是记忆就是那么深刻那么真实的呈现在我脑海里死活都无法被覆盖
甚至于现在我对这个城市了如指掌的时候依然弄不清楚到底是我的印象出错了还是秦皇岛站搬迁了
这就是秦皇岛留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也是最让我迷茫的 一直无解的一个

然后就是关于河北大街的
不可否认 我对河北大街有着一种近乎痴恋的情节
也许是因为四年的朝夕厮守 也许是因为河北大街让我明白了一个城市的街道原来可以这么宽阔这么明澈干净的
我不知道住在河北大街一隅仅仅半年而已 等我再回到家乡的县城 路过那个曾经我以为很干净很宽敞的新开街的时候竟然有了无处落脚的感觉
突兀的就明白了两个字:差距 一个名片一样的小城市和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狭小街巷的差距
明白了久以后我为什么会苦苦抵守着这样一个小城不愿意回石家庄 就是因为河北大街
后来我去过不少城市 天津 北京 呼和浩特 沈阳这样的大城市 衡水 唐山 保定 鞍山这样的小城
对比经过的所有街道 心里最喜欢的还是河北大街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喜欢在晚上一遍遍细数河北大街边上的每一盏街灯 每一寸栏杆
沿路间或能看到海边的渔火 白天还可以看到湛蓝或者灰暗的海面波澜起伏
后来 这样的痴恋渐渐延续到了滨海大道 关于滨海大道的印象是初次经过的时候那种艳羡和惊诧
然后就是夏夜里坐在开着的车窗边安静的吹着海风 看着街灯 想象着在市区的海滩上看到的滨海大道那一排夜灯
笔直的通入海中央  总觉得那条路宛如仙栈直指仙山 而我此刻 正行驶在那条栈道上 自仙岛归来 于是心总能莫名的宁静

关于秦皇岛的印象不得不说道海
其实秦皇岛的海跟所有的海一样咸涩 也跟所有的海一样日出而落日没而涨
可是关于海的情愫由来已久 也许是在我小时候定名为“海宾”的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不过第一次见到海还是在2004年 初初涉足海滩跟所有第一次看到秦皇岛的海滩的人一样 很失望
海滩上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海星 贝壳 偶尔横行穿梭的小螃蟹 只有沙子 还有海浪冲刷的边缘那一堆堆的墨绿海藻
再有 原来海风并不干爽 而是那么腥那么硬吹的人皮肤发粘
即使如此 就在我抬头看到海面时 心脏还是漏掉了两拍
那是怎样的一种广阔 之前尽管无数次想象 无数次在日记里写到大海如此广阔
可是真正见到的时候 才知道什么叫无垠 才知道世界上原来还有一种存在可以让人的心脏如此震颤
哪怕这大海没有滔天的巨浪 只是浅浅的海水细腻的扑打着沙滩 哗~~哗~~~的声音竟然如石破天惊如黄钟大吕般紧紧的让人把心纠结在了一起
这就是海么 站在那儿不由自主的想张开双臂然后歇斯底里的去极度呐喊 呼喊到喉咙碎裂都抒发不出胸臆之间澎湃的那股几欲喷薄而出的激情
但是我就傻傻的站在了哪儿 一个音节都吐不出 些微的动作都做不到 一种由内而外的彻底震颤
后来的日子又无数次去到海边 一个人去 两个人去 好多人也去 到现在为止秦皇岛与我纠结最深的一直都是海
可是心里隐隐还是有些缺憾 就是那片海滩 直到我听说大连没有沙滩 仅有的老虎滩也是从昌黎买去的沙子……
突然想到海伦凯勒说过:我一直哭一直哭 哭我没有鞋子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有人没有脚
现在我想到那片海 心里就会出奇的安详 而且也不再有缺憾 因为我已经真的痴恋上了这片海

关于北戴河的情节也许就是从2008年开始的吧
奥运给旅游业带来的闲暇让我总是无奈的赋闲在家 也正是因此才有时间用一个游览者的眼光从草场看到单庄 从碧螺塔看到联峰山
最喜欢的还是夜了的时候在滨海大道上吹海风 在奥体公园看奔涌而出的七色喷泉 在大潮坪看鸽子窝倒影在海面的丽影还有冲天而起的夜景灯
但这不是北戴河的全部 如果你没有在碧螺塔上看夜幕下海港区的灯火和笔直如闪亮的天路一样的滨海大道 那真的是一种缺失
还有海滩的篝火  篝火边上翩然起舞的人们 还有那些静默的坐在海边听着浪逐浪叠浪打沙滩的人们
宁谧和喧闹交织的美或者说浪漫 就在咸涩的海风中随着那股沁人心脾的冰凉直入骨髓
还有石塘路步行街的灯火 接踵摩肩的游人 还有怪楼枫林里微弱的风吟 还有老虎石对面叫卖的小贩 叫人垂涎的烧烤……
越是住的久 就对北戴河越是难以自拔 若不是冬天的冷清 也许我会一直就这样住下去 耄耋到颤颤巍巍然后就那样埋骨于此

我想我是再也离不开这个小城了
甚至不敢想象有一天要离开时候的心会有多疼
于是我就这样坐在这里 记载下了关于秦皇岛这些零零散散 但是真实的串联于我生活里的种种印象
告诉给那些不曾真正走进秦皇岛的人们 我是多么的爱这个小城
1楼#
发布于:2010-10-21 13:01
真想去看看啊~
2楼#
发布于:2010-10-21 20:31
回复 2# 雪山风


    那欢迎你来秦皇岛 呵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