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13回复:1

[原创]那年榕树下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0-11-08 12:00
在见证了一次次婚事之后 逐渐开始沉湎于那些旧时的记忆
我们在秋色正浓的时候 坐在绒树下 欢畅的吟诵那些并不明了的诗话
说如花美眷 说似水流年 却只是懂了前者 在久以后逐渐褪去青涩 背离懵懂方才明了
那一声似水流年 竟包含如此多的莫可奈何 如此多的辛酸与怅惘
 
在朋友的婚礼上 有那么一瞬竟然迷失 恍如隔世 一点都不能相信他的标签竟打上了已婚
而我在喧闹的人群里 突然有了种遗世独立的意味
不是因为独身 而是因为不敢相信一晃神竟然已经到了婚嫁的年龄
身后有父母殷殷的目光盼着我的那天到来
想不清楚为什么我们就在不知不觉见偷偷长大了 而这长大的速度竟然那么迅疾 匆促的来不及回神

当时背靠着绒树唱着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树梢鸟在叫
    不知怎么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可当时身后的绒树却在不知不觉间自若冠而参天
当时记得看诗只是诗
而我们不经意间转身竟已经年 再回想才恍然 这诗原来不止是诗 还是当时

太多三毛的言语早已忘却 唯独这一句在以为忘了之后总能明确的回想起来
是那时花落落得太过灿烂 还是这韶华恰似当时的桃花落得太过匆忙
一派烂漫 晃神间已然弥散于梦里 醒来是飘零一地的璀璨 却再也无从拾掇 难以拼接
我们长大了 绒树也大了
我们知道了这个年纪不再是少年而是青年 也知道了那年背倚的绒树名叫合欢
有丝绒样的粉色花 还有细碎的挡住光却挡不住时的叶子
斑斑点点投射在树下的光阴 也跟朱自清先生屋子里的光影一样随着每一个时辰的更替在挪移
那些青春欢畅的时辰 就在我们的指缝间溜走 柔软过水 至少水流过还有轻柔透彻的触觉
而光阴呢 就那么毫无知觉的逃去如飞 不见踪迹 却在我们的心里 面上留下它来过的痕
 
是我想的太多了吧 毕竟大家终究都会长大
而我们的绒树 也在秋去春来的每一个时节里落了碎叶 开了绒花
用我们看不到的速度在它的芯里刻下一圈一圈的年轮
而你 你们 是否也曾像我一样在某一个静静的夜里想起那年的绒树
想起我们身后崔巍婀娜的时光 在记忆里彳亍行走却迟迟不肯离去
或许那年的那个午后 只是身后绒树上不可见的枝桠间一片细碎的叶子
或者叶子零散的罅隙里投下来的一枚闪闪烁烁的光斑
我不知道
也不知道人的记忆竟然可以将那样碎不可见的一片叶子 一枚光斑记得如此深刻
 
人说老了就偏爱回忆 是我老了么 还是那杯茶太过青涩 回味的太过绵长
只是闭眼总有影影绰绰我们的身影沐在一片盛大的暖和的黄色光里
而后便是旧时挥之不去的影像 还有所有与之相关的种种种种
可是 可是 这一切就像我们当年爱去的榕树下 如今早已面目全非一样
或许 也会在接下来的这个冬天里 某一个下雪的日子想起那年我们三个彼此牵扯着在雪地上滑行
想起那些欢畅的笑声 当时清脆的有如黄钟大吕 而今脆弱的跟什么似的 想到就会碎
那一幕天地 也在我们劳燕分飞的当时 破碎如绒树的光影摇曳无着
 
但或者我该如是想 我们只是走在各自的路上 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的前行
也许有天我们还会回到当时的绒树下 爽朗的吟唱 唱当时我们年纪小 你爱谈天我爱笑
唱 那年榕树下我们肩头披着细碎阳光
     总会有个枝头将青春安放
     那年榕树下我们亲手种下快乐忧伤
     可以要风穿过发梢的那一种飞扬
 
     榕树下那年萤火虫一样飞舞盘旋
     每道光的背后是怎样的世界
     榕树下那年谁其实都在谁的身边
     闭上眼的云端却是秋千



希望时光再次为我们的肩头披上那年绒树下那些细碎的阳光
也希望当时安放青春的那个枝头是蓊郁葱茏的叶子 还有丝绒样的花儿
而我们回想起当时种下的那些快乐 为何总是会有盛筵难再的忧伤
风穿过发梢的飞扬 却在并未飞远的日子里孤苦无依
至今不明白 每道光的背后是怎样的世界 你的 你的轨迹终究通向怎样的轮回之地
但是请记得我们再度重逢时你说过 原来彼此从未生疏
原来榕树下那年 其实谁都在谁身边
1楼#
发布于:2010-11-08 12:48
似水流水一首歌
[url=http://blog.sina.com.cn/qianruo9761]茗轩[/url]
游客

返回顶部